乐橙国际lc8最新登录网址

新闻中心 NEWS

当前位置: > 乐橙手机游戏|首页 >
胡伟俊:美联储鸽派缩表 美元未来大概率走强丨首席对策_1
日期:2021-11-15 14:25 人气:
html模版 胡伟俊:美联储鸽派缩表 美元未来大概率走强丨首席对策 美联储缩表如期而至,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极力撇清缩表和加息之间的必然联系,强调尚未实现充分就业。如此温和的缩表表态导致道指再创历史新高,美元一度回撤。截至11月4日,美元指数报94.2,

html模版胡伟俊:美联储鸽派缩表 美元未来大概率走强丨首席对策

美联储缩表如期而至,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极力撇清缩表和加息之间的必然联系,强调尚未实现充分就业。如此温和的缩表表态导致道指再创历史新高,美元一度回撤。截至11月4日,美元指数报94.2,而此前美联储举行新闻发布会时一度跌至93.8附近,同时,亚太市场明显反弹。

除了美联储之外,多国央行也开始逐步退出超宽松的货币政策。英国央行“有点令人失望”,于当地时间11月4日宣布维持利率不变。穆迪分析的经济学家们在一份报告中表示,复苏中的经济体将不那么需要宽松政策。“随着各国央行采取中立立场,寻求消除疫情时期的流动性和超低利率支持,货币和金融环境将收紧。我们预计收紧货币政策不会破坏经济增长。”全球金融系统似乎正在平稳度过这一轮退出宽松所带来的不利影响。但从目前来看,市场仍然担忧随着能源价格攀升,供应链短缺比比皆是,滞涨或将成为可能,全球货币政策正常化之路,依旧需要谨慎应对不确定性。

美联储启动Taper对市场的影响?鲍威尔依旧坚持通胀暂时论,意欲为何?Taper之后,预计何时启动加息?中国如何应对?资产配置如何操作?国内央行逆回购月初加量至500亿,透露什么信号?PPI走高,生产端涨价是否已经在消费端传导了?COP26会议启动,减排压力和能源短缺如何影响投资逻辑?第一财经《首席对策》专访麦格理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胡伟俊。

胡伟俊的主要观点:

Taper启动符合预期 市场已稀释相应风险

通胀预计将高位回落 美联储依旧坚持通胀暂时论

预计美联储明年下半年会加息两次

中国货币政策以我为主 明年将加大宽松力度

Taper背景下美元和美债利率大概率走强 价值股未来有上涨空间

通胀对宽松略有制约 国内货币政策正处于微调过程中

生产端向消费端传导不充分 10月PPI大概率见顶

新能源投资与传统能源保供应保持适当平衡

Taper启动符合预期 市场已稀释相应风险

第一财经:胡总好,非常感谢接受我们的专访,首先我们看到美联储的最新的一次议息会议靴子终于落地了,是正式启动了Taper。那一个月150亿美元的一个紧缩是否符合市场的预期,接下来会对市场有什么样的影响?

胡伟俊:我觉得其实非常符合市场的预期。短期之内也不会有什么影响。原因就是因为之前美联储其实给大家已经做好了铺垫,所以昨天这个结果出来没有任何的惊奇,既然他已经说他要开始退出QE但是它整个语调还是比较偏鸽派的,所以我觉得短期之内其实市场不会有什么影响,因为大家已经完全预期到了他昨天的做法。

通胀预计将高位回落 美联储依旧坚持通胀暂时论

第一财经:对于通胀的定义,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依旧坚持通胀暂时论,但他也表达了供应链问题解决期限不确定,语境上稍有不同,怎么来理解?

胡伟俊:我觉得其实今年以来通胀确实比美联储年初的时候想的要高一些的,一方面我觉得供应方面的这个短缺的话,其实比他想的要多的,而且短期之内我觉得需求其实也比他想的要强。但是我觉得美联储会坚持现在的说法,因为往前看的话,到明年,这个冬天可能因为今年会比较冷,通常可能还是会比较维持一个高位,但是我觉得之后的话通胀确实会下去,所以我觉得美联储还是会维持现在这个说法。当然问题就是说通胀虽然会下去,但是不一定会下到2%这么低,因为美联储它现在的货币政策框架是说,我到2%我不一定要加,但是我希望它平均在2%。但是问题就是说到明年下半年或者到2023年的时候,通胀可能就在2%以上了,那个时候美联储可能就比较麻烦,它就会比较快的加息,那个时候的话会对市场带来比较大的波动。

预计明年下半年会加息两次

第一财经:Taper落地之后,下一步就需要讨论何时加息了。

胡伟俊:我觉得加息其实从现在的数字上来看的话,现在市场其实一般都是认为到明年下半年美联储就开始加息,因为最近一段时间美国的经济数据其实非常强的,包括我们昨天晚上看到美国的服务业PMI都非常强的,所以从经济数字本身的话,包括我刚刚说的通胀,即使明年下半年会下来一些,但是可能还是在2%以上。所以我觉得明年下半年,因为现在美联储每个月150亿收缩,到明年年终的时候可能就为零了,他每个月买债的数量就变成零了,所以我觉得明年下半年加息的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,我觉得加个一两次都是有可能的。

第一财经:外部的货币政策的环境是否会对美国有影响?因为我们看到随着2021年的通胀高企,很多新兴市场和发达国家像挪威,还有韩国已经开始加息了,会不会对于它的加息政策会有一定的影响?

胡伟俊:我觉得对于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国家,中国和美国来说,它们的货币政策都是以我为主的。像美国的话,它主要还是看国内的经济和通胀的状况,所以明年的话我会觉得说美联储它可能政策就是逐渐收紧的。除了中国之外的其他很多新兴市场国家,它的政策可能也会跟随美联储而逐步收紧。所以跟中国的政策正好反过来,今年的话我觉得中国政策是相对偏紧的,但明年的话我觉得中国政策可能跟美联储又反过来,中国政策会相对偏松一些。

中国货币政策以我为主 明年将加大宽松力度

第一财经:启动Taper,对于中国市场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影响?

胡伟俊:我觉得中国市场也是一样的,我觉得对于中国市场来说,它最重要的还是中国自己国内的政策。比如说像今年的话,中国市场其实是大大跑输其他的市场的,特别是美国市场,因为今年中国政策相对来说是比较紧的。但是现在中国经济往前看,其实面临比较大的下行压力,特别是现在房地产在往下走,而且明年的话出口增长也会比较明显放缓,所以在明年的话我会觉得中国政策会比较松一些。

Taper背景下美元和美债利率大概率走强

价值股未来有上涨空间

第一财经:在这种情况下,资产配置的操作是否应该有一定的变化?

胡伟俊:第一我觉得对于资产配置的话,其实最重要的三个变量就是美元、美债利率和油价。现在Taper的环境下,我觉得美元其实大概率还是会走强的,美债利率大概率还是会往上走。油价我觉得短期之内,因为今天冬天比较冷,油价可能还会走一波。但是我觉得明年随着需求下行的话,油价可能也会下来。所以在这种环境下,整个美国市场是比其他国家要好的。如果在新兴市场里面,我会觉得中国市场还可以。因为中国的政策往前看,它是处于慢慢在放松的过程中的。至于说对于市场内部的话,整个给定经济,特别是美国经济未来6个月还可以,利率会往上走,我会觉得价值会比成长要好一些。至于商品的话,我觉得短期之内可能还可以,hg0088手机网页版,因为它还有一些供应的问题,短期内需求应该也还可以。但是到了明年二季度之后的话,我就觉得随着需求下来,商品可能也会有一些压力。

通胀对宽松略有制约 货币政策正处于微调过程中

第一财经:11月初,央行逆回购加量到500亿,这个还是挺少见的,透露出一些什么样的信号?

胡伟俊:我觉得最近一段时间中国的政策它是有一些微调的。但是这个只是微调它并不代表说政策方向有一个明显的改变。我觉得一方面今年中国其实全年的经济增长其实还是可以的,另外一方面中国短期内现在通胀也处于一个比较高的位置,它其实也制约了货币政策的放松。但是我们往前看的话,像我刚提到,我觉得中国明年的话,在出口、在房地产都会有一些蛮大的下行的压力,如果明年还是要保持经济增速相对稳定的话,相对稳定是指大概5%左右的增速的话,我会觉得说明年中国的政策会逐步在一个放松的过程之中的。它正好跟美国的政策是正好反过来的,但是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它是跟随美国在收紧,所以我说今年的话中国市场虽然可能相对跑输,明年反而可能会相对跑赢,就是因为它这个政策的方向不一样。

生产端向消费端传导不充分 10月PPI大概率见顶

第一财经:我们看到最近生活用品在涨价,是不是生产端的价格的涨价已经在消费端传导了?

胡伟俊:我觉得其实会有一些些传导,但是这个传导是非常不充分的。非常不充分的原因就是其实中国现在整个消费的增速,消费的需求其实是比较弱的,可能往前看还会继续放缓,所以传导其实是非常不充分的。但是另外一方面如果看PPI的话,它当然10月份会创一个新高,我觉得很有可能在12%以上,但是我觉得可能也就是一个顶部了。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我们看到煤价跌得非常多的,所以往前看的话,除非全球的油价有一个特别大的上升,如果油价没有特别大的上升的话,我觉得往前看的话,中国的PPI是属于一个见顶回落的状态。其实就从明年年初开始,我觉得是给货币政策的宽松打开了一个空间。所以我觉得短期之内,政策还属于微调。但是往前看6个月或6~12个月,我觉得政策的宽松周期我觉得是在前面。

新能源投资与传统能源保供应保持适当平衡

第一财经:我们再来看COP26会议启动,减排压力和能源短缺,会如何影响未来的投资逻辑?

胡伟俊:我觉得其实这是有两方面的,一方面你刚刚说COP26,我觉得未来如果看5~10年的话,人类的能源的转型就是从化石能源转向新能源的使用,我觉得是一个大势所趋。在这个过程中,包括像新能源的制造,包括储能,包括终端的使用,比如说像电动车这方面,我觉得都是非常大的领域,这个都是非常长期的一个投资的领域,这是一方面。但是另外一方面,能源转型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,它其实不是说想转就转的,其实没有那么容易的,中间肯定有很多波折。像我们今年其实看到因为能源转型的过程中,比方说我们煤炭一开始生产的少了,前一段时间煤价又暴涨。我觉得这种情况以后还会发生的。比如说现在你看资本市场,其实过去5年以来,对整个化石能源的投资都是比较低的,对于石油方面的投资都是比较低的。以后的话如果这个需求还是在那里,但是供应先下去了,对于老的这些化石能源的价格,它就会有一个比较大的上升的压力。因为煤相对来说还是生产还是比较容易恢复的,但油不是说你想挖就能挖得出来的,你需要一段时间的。所以我觉得这两块其实未来都是客观存在,一方面是对新能源方面的投资,另外一方面是老能源怎么去让它供应相对平稳,我觉得这两块我觉得未来都是有很多投资机会。

第一财经:四季度马上就结束了,还有没有我们需要注意的年底的潜在风险?

胡伟俊:我觉得四季度其实从市场来说,潜在风险就是中国的经济下行压力,特别是在房地产方面,因为房地产今年其实上半年是非常强的,但是7月份之后其实它走弱的速度非常快。最近短期之内的政策有一些微调,但是我觉得房地产政策至少在未来3~6个月,大的转向我觉得是不太可能的。但是我刚刚说了之后的话,中国的PPI其实差不多已经见顶了,它会往下走,然后到明年的话,我觉得为了维持增长的话,会有更多的宽松的政策出来。所以我觉得短期之内确实有增长的风险,但是我觉得如果往前再多看一点的话,我会对市场会比较乐观一些,因为中国市场其实最重要的还是政策,但是政策接下来往下走我觉得是在一个宽松周期里面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上一篇:记者:足协在刘家辉停赛的问题上搞错了,卡兰加还可以出场
下一篇:没有了 返回>>